梵中協議:教宗方濟各的政教博弈

教宗方濟各
圖/Christoph Wagener (CC BY-SA 3.0)

2018 年 9 月 22 日,梵蒂岡和中國就天主教事務達成臨時協議,引起外界諸多揣測,泰半不能理解教廷面對以宗教迫害著稱的中國政府,何以竟在主教任命權上輕易讓步。日前教廷媒體《亞洲新聞》報導協議簽署後被迫讓出主教之位的郭希錦神父遭到迫害流落街頭,又將世人眼光再度導向這個內容至今未曾完整公開的協議。

再度成為新聞焦點的郭希錦神父在梵中臨時協議簽訂時是福寧教區正權主教,也就是獲得宗座認可的教區主教。由於福寧教區被選為執行協議的示範教區,郭希錦在教宗方濟各的請求之下同意降級為輔理主教,空出的主教職位由此前已被教廷絕罰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成員詹思祿接任。絕罰就是俗稱的開除教籍(excommunicaiton),是天主教所有懲罰當中最嚴厲的一種。按照教廷法,遭絕罰者無法獲得教會帶來的救贖,用更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注定會下地獄。然而在梵中協議簽定之後,教廷特赦包括詹思祿在內的七名非法主教,詹思祿於是得以合法接掌福寧教區。

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
圖/天亞社

經由教廷遭到天譴又重獲聖恩的詹思祿成為正權主教之後,讓位的郭希錦曾於去年 11 月被當地警方「邀請」前往廈門「開會」,拒絕之後被警方強行帶走,幾經轉折後被送交詹思祿,希望詹思祿能夠說服他簽字加入所謂的「獨立」教會。不過郭希錦至今沒有簽字,他的神職身份始終不獲中國官方承認。《亞洲新聞》的報導指出,當地政府於今年 1 月 15 日以「違反消防安全」為由,將羅江主教府斷水斷電,郭希錦及共事的神職人員被驅離主教府, 本已遭貶的主教現在更進一步「被貶為無家可歸的難民」。此外政府還關閉修女們管理的養老院,沒有親人接回的長者也因此流落街頭。

《亞洲新聞》的評論引述某些神職人員的話指出,教廷面對中國太過躁進輕率,如今應當檢討對中政策。就在郭希錦流落街頭前數天,美國專業外交雜誌《國家利益》刊出一篇文章,標題是〈為什麼教宗方濟各想要友好中國?〉,提供了一個屬於美國保守派的視角。報導引述英國天主教歷史學家賽爾(Henry Sire)的意見,認為身為進步自由派的方濟各不吝於批評西方世界的難民政策,卻始終對中國大規模迫害人權保持緘默,是因為梵蒂岡「想在地緣政治中扮演美國的敵人」,以發展良好的對中關係來制肘美國總統川普防堵中國的政策,以便贏得世界的掌聲。再者過去幾任教宗都對中國束手無策,方濟各可能期望藉由處理中國問題,來表現自由主義者不受梵蒂岡常規束縛所能夠達致的成就。

賽爾的看法將方濟各描繪成一個好大喜功的世俗政客,究竟是否如此,多少能在方濟各本人的發言裡找到蛛絲馬跡。在 2018 年梵中協議簽署後數日,方濟各由訪問愛沙尼亞的行程返回梵蒂岡時,在飛機上舉行記者會,記者詢及香港出身的樞機主教陳日君指責他「出賣教會給北京」一事,方濟各的回答是,這是一個「走兩步退一步」的漫長過程。這位史上第一位來自南美洲的教宗說:

我們別忘了,在拉丁美洲 —— 感謝主,這情況已經不再了 —— 在長達三百五十年的時間裡,是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國王在任命主教,教宗只是給予管轄權限而已。我們忘了奧匈帝國的情況。瑪莉亞・特蕾莎女大公(Maria Theresia)簽署主教任命都簽到厭煩了,把主教任命管轄權又還給了梵蒂岡,感謝主,這情況不會再重來。這是一場關於最終人選的對話,但是由羅馬來任命,由教宗來任命。讓我們為那些不知其然者的痛苦祈禱,為那些長年背負秘密者的痛苦祈禱。

賽爾在《國家利益》文中形容方濟各是業餘政治家,不了解與中國打交道的凶險,才會如陳日君樞機所說,落得跪在習近平腳下的窘境,但從上面的發言看來,顯然方濟各認為當前局勢只是主教任命問題的過渡情況,他最終的目標是要讓中國境內的天主教會合而為一,重回梵蒂岡的政教體系。

這樣的看法有沒有其他佐證呢?我們可以舉 2019 年 6 月所發佈的一份《聖座牧靈指導》為例。這是關於中國神職人員到底該不該加入「獨立」教會一事的宗座意見,其中明白承認,「中國現實的複雜性,加之在整個國家似乎不存在規範宗教事務的統一實施常規,也就特別難以對這一問題發表意見。」

《牧靈指導》隨即說道,「一方面,聖座無意強迫任何人的良心,另一方面,考慮到秘密狀態的經驗並非教會生活的常規,且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當迫切渴望維護自身信仰的完整性時,牧人和信友們才會這樣做」,因此教宗最後的指示,是要神職人員聽從自己的良心,「只有這樣,才能既有助於教會的合一,也有助於天主教徒為中國社會的益處做貢獻。」

用白話來說,方濟各是以一種模糊的方式,要求中國的天主教徒做出非比尋常的犧牲。我們可以揣測,郭希錦若是出於良心的理由,始終不簽字加入所謂的「獨立」教會,他可能會持續被中國迫害,但梵蒂岡不會指責他沒有進一步配合梵中協議。若是郭希錦出於現實的理由而簽字加入「獨立」教會,他可能會被中國宣揚為受「祖國」馴化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可能蒙上臭名、遭人唾棄,但梵蒂岡不會指責他出賣良心、背叛教會。

教宗方濟各對中的態度頗具爭議。
圖/Church Militant

這是既簡單又艱難的選擇,面臨選擇者可以顧全也可以拋棄世俗名聲。方濟各想必自認很能體會中國神職人員的處境,因為他自己也正背負出賣教會的惡名,而他顯然不怕被譏責為跪在習近平腳下,因為從十六世紀末的利瑪竇開始,在中國傳教的天主教耶穌會神父們都曾經跪拜過中國皇帝。方濟各心中可能這麼想:萬曆皇帝也好,順治皇帝也好,他們的帝國都已經灰飛煙滅,梵蒂岡卻走過危機直到今天。他確實有理由相信這一回合中國也不會贏,因為整個人類史上不曾有過徹底毀棄靈魂後還能久長的政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