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有醫生從政,但不能是我以外的人」:柯文哲的逆時鐘邏輯

柯文哲今日針對「學姊」任命案回應,心中有大便看甚麼都是大便
柯文哲針對「學姊」任命案回應,心中有大便看甚麼都是大便。 (圖/中央社)

從今年一月開始,如何避免感染武漢肺炎成了大部分台灣人的話題焦點。每日召開的疫情說明記者會,則讓現任衛福部部長陳時中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政治人物。截至目前為止,包含陳時中部長在內,由蔡英文總統與蘇貞昌院長主導的民進黨政府表現得可圈可點。儘管台灣依然被拒於 WHO 門外,但經歷上回 SARS 的慘痛代價之後,這回我們已經學會快速準備因應對策,不管是病毒快速的測試機制、出入境紀錄連動健保卡、乃至醫療口罩的生產與供給,無不顯示了我們是如何在逆境中變得更強。

17年前中國SARS在全世界引起恐慌,台灣也因為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無預警封院,而讓疫情升溫。
院內人員貼大字報「不要等死」。
圖/翻攝自吳志弘臉書

更有甚者,我們展現出了卓越的實力,證明被中國滲透且顢頇無能的 WHO 需要我們的程度,恐怕比我們需要 WHO 更多。十七年前自中國傳出的 SRAS 肆虐,台灣苦於無法取得病毒株,中國與 WHO 都拒絕提供,導致和平醫院封院死亡慘重。當年的抗 SARS 功臣,如今的副總統陳建仁回憶道,當初是從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得到了病毒株,但如果能更早拿到,和平醫院根本不會發生院內感染,當然也不會有後來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任內所指示的「和平醫院封院」慘劇,事後看來,這是相當不正確也不人道的決策。

武漢肺炎與 SARS,兩次起源於中國的瘟疫期間,我們都會見識到台北市首長的真面目。SARS 時期,馬英九下令和平醫院封院,讓醫護人員殉職。武漢肺炎的此時,柯文哲則先是刻意曝光原訂台商包機回台隔離地點(台北市陽明山)導致必須緊急遷址,最後落腳台中與新北;後又放話說自己並不知道第二十四例確診病患在哪,抨擊中央「跟中國一樣從醬缸泡出來,不公開透明」,但發現民眾反應不佳,副市長黃姍姍出來緩頰,說她才是北市的疫情總指揮,而她確實知道確診的病例在哪裡。看來,泡在醬缸裡的顯然不是民進黨政府,也不是靠黃姍姍勉強 hold 住的北市市政,而是柯文哲自己。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圖/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接著,不甘寂寞的柯文哲再度開酸陳時中,說現在一切都要「順時鐘」,又引起輿論譁然。一方面固然可以理解,武漢肺炎奪取了大部分了政治焦點,幾乎所有話題都繞著 2019 新型冠狀病毒打轉,視聲量如生命的野心家大概無法忍耐自己不受關注。台北市市長過去一直被視為是選總統前哨站,若沒有謀奪天下野心的人,還真不太可能坐在這個位子上。另一方面,在疫情全球爆發人命關天的時候,稍有常識的國民黨地方首長,諸如侯友宜與盧秀燕,都拋下了政黨敵對的情緒,老老實實地與中央一同防疫。唯獨台北市市長一再對政府防疫政策拋出毫無道理也根本沒意義的質疑,似乎比起台灣民眾的生命,他更在乎自己的面子掛不掛得住,只要能甩鍋給其他城市,柯文哲什麼都做。

柯文哲一人獨大、一人獨秀、一人抵萬千的「一人政黨」民眾黨,在 2020 大選奪取不少不分區立委席次,但幾乎沒人說得出這個政黨代表什麼價值,除了代表「柯文哲」這個人以外。而事到如今,對於柯文哲各種荒腔走板行徑還感到激賞跟認同的人,也幾乎只剩下「極度崇拜柯文哲」「極度厭惡民進黨」的這種類型。

柯粉「數量」越來越少的同時,「純度」倒是越來越高 —— 他們的行為模式與人格特質都跟柯文哲越來越像。譬如,當武漢肺炎疫情初起,媒體開始回顧 SARS 並且提及陳建仁副總統當初如何用盡各種個人管道,幫台灣取得珍貴的資料,是抗 SARS 大功臣云云。網路上柯粉的反應竟然是:「陳建仁算什麼咖啊?根本不知道他是誰。」「柯文哲比較厲害吧。」

因應中國武漢肺炎,蔡總統召開國安高層會議。圖由左至由為:陳建仁副總統、蔡英文副總統、行政院長蘇貞昌。
圖/總統府提供

首先,撇開政治經歷不談,陳建仁在醫界的聲望、名譽跟輩份,都遠遠勝過柯文哲。即便再怎麼不認同蔡英文政府或民進黨,都很難想像有人可以無視於事實,一口咬定柯文哲在 SARS 期間比陳建仁的功勞更大。比起無知,更令人驚訝的是柯粉與柯文哲如出一轍的人格表現:自戀、自以為是、輕易否定其他人的貢獻。

到了武漢肺炎全球疫情更加嚴重之時,柯粉開始轉而攻擊陳時中的學歷:「只不過是個牙醫懂什麼」、「區區一個牙醫憑什麼囂張」。這種毫無邏輯且非常沒有水準的學歷歧視,剛巧也是柯文哲最擅長的把戲。

在柯文哲的世界觀裡,他是最偉大英明的人,因此他值得統治台灣。但他的偉大跟英明,似乎是建立在單一的事實,就是他「自認智商很高」且「(重考了一次)進入台大醫學系」之上。柯粉的信仰跟崇拜,似乎也是同樣建立在「柯文哲與眾不同且偉大英明」這個無法檢證的信念之上。然而,究竟柯文哲英明在哪裡呢?他的市政滿意度墊底,而且檢驗各種客觀數字指標,柯文哲的市政成績並沒有比郝龍斌更出色。因此他的英明好像只能建立在他過去的身分之上,他念台大醫科、他是醫生,所以必然英明,這類經不起考驗的學歷神話論述,畢竟,根據台大醫學系畢業生的記憶,柯文哲是個無法開刀的鬱鬱不得志平庸外科醫生。那麼,究竟柯文哲與眾不同在哪裡呢?這時柯粉就陷入套套邏輯之中:「因為他不同於藍綠。」為何不同於藍綠就是比較好或比較特別的選擇呢?「不管,反正藍綠一樣爛。」

柯文哲的自信與自戀,跟柯粉的崇拜,都是建立在貶低他人,而非建立跟證實自我價值之上。沒有人能夠說出柯文哲到底哪裡真的很出色,而頂多只能說出一些看似正面表述、實為負面表列的句子:

「至少他說真話。」「我喜歡他敢說真話。」「就只有阿伯說真話。」

這根本不是優點,這是建立在對其他政治人物的不實全稱指控之上:「除了柯文哲,其他政治人物都在算計跟說謊。」追根究柢,柯粉讚賞的不是柯文哲所謂的「真」,而是讚賞自己的「慧眼獨具」,「在腐敗的藍綠之外,我如此的與眾不同,找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桃花源」。

台大醫學院文憑就代表一切嗎?
圖/報呱製圖

因此,對柯文哲個人與其代表「價值」的狂熱崇拜,最後轉變成網路上隨處可見的「仇台灣(政府)言論」,也毫不意外了。因為柯文哲代表的本來就是對社會現狀的仇恨:自稱尊重專業,卻大大方方的仇恨「文組治國」、「台大法律系把持政治」(忘了法律也是一種專業嗎?以為自己會看漢字就懂法條嗎?),自認懷才不遇,理當擁有更多的權力,如果沒有得到,一定是有人在搞我(覺得眼熟嗎?柯文哲一直窮追猛打民進黨新潮流,就像是某些上班族,自己的工作做不好,不檢討工作技巧卻整天疑神疑鬼同事陷害他一樣)。如果台灣與台灣人選出來的政府代表的是「文組治國」,他們就反對「文組治國」。如果代表的是「堅持台灣認同」,他們就反對「台灣認同」。

換言之,柯文哲不代表任何積極的事物,他只代表某些極度自命不凡、自認不屬於這「平庸的社會」、「平庸的地方」的人,他們不要的事物的反面。對這些人來說,要他們「順時鐘轉」,簡直就要他們的命。畢竟,如果不能時時表現自己的「超脫」與「不凡」,如果不能透過瘋狂抱怨政府來刷存在感,他們就必須面對自己畢竟也只是普通人的事實。

柯粉的困境,不也就是柯文哲的困境?柯文哲是台灣社會各種下限的平均值,但是他跟他的粉絲都自認為「屬於中道」。在他們歪曲的世界觀裡,公平的準繩,是絕對不存在的。柯文哲對中國的卑屈,是下限的平均值,柯文哲對女人的不屑,也是下限的平均值。他當然不是邪惡的根源,也不是邪惡的頂峰,但是透過他,我們能最清晰看見邪惡的樣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