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惡質言論背後的卑微:可憐哪,國民黨人。

網友論:「就算李來希是蔡英文派的臥底,要幫韓導衝高罷韓票數,講那種話也太超過了!」
圖/報呱製圖

日前,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王婉諭公開表達支持「罷韓」立場,遭到「反年改」頭臉人物李來希批評,他稱這位媽媽忘了自己是「踩著自己女兒的頭顱往上竄」,卻在「女兒往生屍骨未寒」時「另闢戰場」,接著,他毫不掩飾地稱「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了高雄」。

李來希的惡毒言論毫不意外地引起輿論公憤,他自己的國民黨同志,也毫不留情地宣稱將研議開除他的黨籍,台灣政壇素以低級惡質言論見長的北高市長,也突然彷彿因為發現下限一般,各自公開反對李來希的言論。

然而,王婉諭的遭遇並不是個案,去年大選期間,洪慈庸才正被網友攻擊「踩著弟弟屍體往上爬」,國民黨的立委羅智強也批評她「消費弟弟之死」;再更往前一點,因為丈夫李明哲被中國無端囚禁,跨海救夫,並拒絕兩岸買辦從中「圍事」的李淨瑜,不只被網友稱「可以選立委」了,國民黨的蔡正元更公開稱李凈瑜「顯然不是普通的救夫的女人」,並指「政治慾望扭曲人性莫過於此」。

這類言論的惡質程度並不需要多談,任何具備基本良知的一般人,都不會以對方的人生悲劇做公開的批評言論。但是,問題不僅僅在於言論的惡質修辭而已。首先,他們暗示,這些女性政治人物如今政治地位,是來自於她們對其人生悲劇的「消費」,李來希之後的「解釋」再清楚不過,他稱王是「利用家庭悲劇謀取不相稱的權位」

這樣的暗示反映了這些國民黨人惡質言論背後的思維,他們否認這些女性政治人物的生命悲劇具有任何公共意義,單純只是個別人生中一段不快的插曲,洪仲丘的過世就只是倒楣,無關乎任何軍事管理的結構性問題;李明哲之所以被中國囚禁,是因為他不知好歹,無關乎任何人權普世議題,所以,當洪慈庸與李淨瑜因為生命的變故,而被迫投入對抗強權時,在這些國民黨人眼中,不過就是「利用」親人的遭遇累積政治能量。

而這些國民黨人之所以膽敢毫不遮掩,發表惡質言論的原因,終究是因為他們看不起洪李等人,在他們看來,如果遭遇強權惡奪生命美好的厄運,要做的應該是委屈求全,而不是起身反抗;甚至,他們自始就不認為自己會遭遇厄運,因為那是諸如洪仲丘或者李明哲那些「笨蛋」才會遇到的事,一個人如果像他們那樣「識相」乖乖跪著的話,還是可以一生順遂,這是他們過去在黨國威權,如今在中國極權逢迎謀生的不二法門。

左起:李淨瑜、王婉諭、洪慈庸。
圖/中央社及王婉諭洪慈庸個人臉書

這也是這些國民黨人會如此憤恨到口不擇言的地步,無論是王婉諭、洪慈庸或者李淨瑜,她們都證明了政治可以有更崇高的理念,並毫不猶豫地為此奮鬥,國民黨人的失態其實是他們自慚形穢的防衛姿態畢竟,他們的「信念」是「政治權位」應該用來謀取私利,鑽營關係的。他們還經常批評這些女性政治人物的所作所為不近人情、不合常理,失去親人理應悲痛隱居度日,即使發聲也應該只限相關議題,對其他議題指指點點,簡直不近人情;丈夫被囚理應百般討好中國以營救,但卻居然高調聲討極權體制的人權惡行,簡直不近常理。

其實真正不近人情不近常理的是這些國民黨人的思維,因為沒有人會以失去生命的摯愛作為代價,來交換所謂的政治權位。他們惡質的言論,無疑是自由民主社會的文明下限,而一旦洞悉這些言論背後,那太過習慣逢迎強權,被黨國太過扭曲的卑微意識,只能說,用他們力挺的韓國瑜市長的話來說:「可憐哪」。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