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娜娜憑什麼,左膠膠什麼

中國央視電影頻道官方微博推出歐陽娜娜澄清影片的手語版,由她親自以手語強調「我愛我的祖國」。
圖/中國電影報導微博網頁

日前中國中央電視台公布國慶晚會陣容,台灣藝人歐陽娜娜將與多名中港澳藝人開場合唱中國愛國歌曲《我的祖國》。歐陽娜娜以「台灣藝人」的身份,在中國的國慶晚會唱抗美援朝的「紅歌」,果不其然在台灣引起輿論抨擊。

不過,因為雖然已經是「外省第三代」還自稱祖籍江西而被戲稱為「江西娜」的娜娜,討厭她的也不是只有台灣人,就連中國網友也很常發問:「歐陽娜娜憑什麼紅?」「歐陽娜娜比人強的才藝是什麼?」

更尷尬的是,歐陽娜娜想走創作歌手路線,不久前好不容易有一首稍微知名的新歌,卻被抓到完全抄襲 Shaed 的〈Trampoline〉。要說才藝,似乎目前還找不到。

Dcard論壇上針對歐陽娜娜大提琴琴藝的批評。
圖/擷取自Dcard

退萬步言,歐陽娜娜確實長得可愛,也學了一點音樂,但是長得可愛、學過一點音樂的中國人滿地都是,即便是比她更有才藝的,在這殘酷的「中國特色資本主義市場」也免不了要被潛規則,得不到保護。究竟歐陽娜娜特別在哪裡?這是中國人民也很想知道的事情。

答案很簡單:她是台灣人。

不管她多想自稱江西人,事實上歐陽娜娜目前為止最好甚至唯一的資本,就是她是台灣人這件事。這不僅是可以提供看膩了中國本地人的中國市場一點「異國風情」的想像,更提供了一個絕佳的統戰資源

「瞧,台灣人也是很想回歸祖國的。」

「瞧,她是真心想當中國人的。」

歐陽娜娜從任何角度上看來程度都堪稱可悲的才藝之所以能夠登上中國國慶如此重要的場合,唯一的原因就是她是台灣人,她具有統戰價值。她緊緊抓著自己是台灣人的利基,出賣自己台灣人的身分,換取短暫的「事業成功」。

從這點看來,歐陽娜娜具有相當純正的家學淵源。她的父親歐陽龍為國民黨服務,國民黨存在於台灣唯一的籌碼也是只有出賣台灣給中國,從中謀取一黨之私利。因此,我完全不覺得歐陽娜娜的行為跟其父的黨職有什麼衝突,他們所作所為的邏輯是完全一樣的。

美國人黃立行之所以搞不清楚狀況,以為歐陽娜娜是用「自己的力量」在討生活,還認為這是她的言論自由,是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身為台灣人」是怎麼一回事。他似乎知道台灣是個民主國家,但他不知道的卻是,正因為台灣是民主國家,「身為台灣人而出賣台灣」才特別有價值。

從任何意義上,歐陽娜娜的所作所為都不配稱為是台灣人,諷刺的是,她輕易拋在一邊的身分認同,是她唯一能夠取得舞台的原因。

歐陽娜娜錯在哪裡?錯在她身為台灣公民,卻毫不在乎傷害台灣主權,斷送其他人想要保護的民主,來換取自己的演藝之路。她當然有言論自由,認同她心中「祖國」的自由,但不妨先放棄台灣國籍再來看看她演藝生涯能夠怎麼發展。當她完全就只是個中國人時,她的價值何在,就很令人好奇了。

歐陽娜娜的行為我雖然不能認同但可以理解,但真正讓我不能認同又不能理解的倒是,怎麼台灣還有一些自以為進步的白痴在主張歐陽娜娜的「言論自由」。確實,藝人賺錢天經地義,人們常說站著賺錢不同於跪著賺錢,但卻很少討論在沒有民主的極權國家,即便跪著也未必賺得到錢,伸出舌頭舔了還被嫌舔的姿勢不好看。有些人之所以光是跪著就能賺錢,是因為其他台灣人還不願意跪。因為我們還知道尊嚴被損害,生存被威脅,會疼痛會流血,所以她才能夠在我們的傷口上起舞。她起舞得越自由,對我們就越殘忍。

與某些腦袋壞掉的左膠想像不同的是,民族主義並非言論自由的對立面,極權主義才是。我們大可以同時主張台灣民族主義,又保持言論自由,事實上我們也正在這麼做。對歐陽娜娜等人來說,忍受台灣輿論的抨擊,換來滿滿的人民幣,根本就是穩賺不賠。你再怎麼罵她,只要她不放棄國籍,那麼她要是生病受傷跑回來的時候,就還是得幫她分擔健保費。

有人兩面的好處都拿光了,她沒分半點錢給你,你還在幫她主張她的言論自由。我只能說,人笨真是一身輕。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