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然後他們決定推翻獨裁者:泰國學運與奶茶聯盟的三指手勢

泰國高中生集結到曼谷教育部前進行「壞學生運動」,要求教育改革。  圖/Erich Parpart @erich_parpart/Twitter

前幾天我在臉書上讀到一則貼文,呼籲台灣人若有推特帳號,可以在公開貼文中多多使用與泰國學運相關的泰文 hashtag,因為泰國數位部正在網路上追查學生的發文 IP,打算一一網羅使他們入罪。若夠多外國人加入戰局使用學運 hashtag 的話,便可以拖慢學生被查獲跟起訴的進度,「總之就是可以給數位部添麻煩」。

我剛好有一個推特帳號,但是才剛註冊,很少使用,只有一個追隨者,幾乎可以說是等同於閒置離線的狀態。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我發了一小段繁體中文的句子,大意是「聽說這樣能夠讓數位部抓不到人?」並且加上幾個泰文 hashtag。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不到三秒內就有一些素昧平生的泰國人按了喜歡,其中一位還留下了訊息:「Thank you 🙏」

我看了看他們的個人檔案,沒有一個人會講中文,想必是透過自動翻譯才能理解我貼文的意思。

泰國學運發生泰國數位部不只要對付獨立媒體,還要追查30多萬個發佈民主運動相關訊息的IP位址,因此推特上呼籲各國聲援人士協助在貼文裡放上泰文 hashtag,以拖慢政府審查的速度。
兩個主要hashtag是 #saveสื่อเสรี (拯救獨立媒體)跟 #ม็อบ19ตุลา (10月19集會)
圖/泰譯聞 นักแปล กระแสไทย-ไต้หวัน/Facebook

其實我沒有真的為他們做什麼,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發了一則貼文。但在太平洋的另一側,或者散落在全世界的每個角落,許多泰國年輕人正在焦急的刷新這些 hashtag,焦急地想知道未來會變得如何。他們焦急到即便是自己不懂的語言的貼文都會查看,即使是外國人這麼一點點小小的幫助都會激起他們的感謝之情。

我想我懂他們的感覺,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後期,因為泰國演員被中國言論審查的偶發事件誕生了台灣、香港、泰國、印度合流抗中的「奶茶聯盟」。這大概是我們台灣人第一次見識到泰國網友竟然這麼會吵架。但我們當時還不了解的是,原來他們是真的對泰國政府、也對中國生氣,他們的怒意其來有自。

我們以為泰國人在「幫我們吵架」,而又驚又喜心懷感恩,但他們不完全是在幫我們吵架,他們也在幫自己吵架。泰國那非常「具有特色」的君主立憲制,讓泰國表面上看起來像是民主國家,但事實上卻不真的是。隱藏在五光十色的觀光旅遊名勝美食背後,是令人難以下嚥的財閥控制與貧富落差。泰國的最貧與最富階級所得相差 22 倍,就連蘇聯瓦解後寡頭巨富新貴興起的俄羅斯都瞠乎其後。有一千二百萬泰國人活在貧窮線邊緣,一代又一代極度貧窮的人替包括童妓在內的性產業注入源源不絕的活水。

這是一個難堪的事實,泰國貌似開放的觀光性產業,打造了充滿熱帶風情的買春天堂,這全都是建立在貧富落差極大且長期沒有改善的狀態之下。泰國是個複雜的國度,他們是中南半島唯一沒有被西方世界殖民的國家。正因如此,長期以來泰皇的地位在人民心中高聳不墜。有一個慈愛而且萬能的神人統治著我們,這樣的想像讓任何更民主的改革呼聲似乎都沒有必要。因為泰皇是神人,如果泰國人民需要民主,他必會洞燭先機賜予百姓。

10月14日泰國出現一場極為罕見場景,當天下午抗議者從民主紀念碑遊行至總理府,載著王后蘇堤達(Suthida Vajiralongkorn)及王子提幫功(Dipangkorn Rasmijoti)的王室車隊傍晚無預警經過抗議者遊行的路線,抗議民眾集結在車隊周邊高舉象徵反獨裁的3指手勢,還有人高喊:「我們的稅金呢?」
圖/AJ+ @ajplus/Twitter

但上任泰皇蒲美蓬過世,繼任的王子竟是一個性好漁色、不學無術、坐擁三妻四妾的凡人,但如果數落他的不是,卻可以被判處數十年徒刑。這讓泰國人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或許現行的君主制真的沒有道理,或許我們值得更好更進步的體制。或許…我們應該追求真正的民主?

2015 年,27 歲的工廠工人由於嘲諷當時泰皇的愛犬通丹而遭到逮捕,罪名為「侮辱王室」。侮辱王室的罰則由來已久,十九世紀時可以因此遭到斬首,到了 1908 年則併入刑法,1956 年成為現行泰國刑法 112 條。換句話說,這項法律以成文的方式存在一百年了,可以彈性的運用,儘管法律上明定只有詆譭、侮辱、威脅王室的「人類成員」才會獲罪,刑期為三年到十五年,但實際運用起來卻不僅是如此。不僅延伸到連皇室養的狗也不能侮辱,若是真的遭判有罪,刑期更經常超過十五年。

如果連刑法都不能盡信,而有被當權者拿來按照心情任意解釋的空間的話,這個國家任何意義上都不能算是民主法治的國家。但這樣的處境,過去卻經常被美化成「泰國人民真的非常尊敬泰皇」、「他們打從心底熱愛泰皇」、「他們不覺得自己日子過得不好」、「並不是只有西方的那套民主才是唯一的解方」。

這些句子是不是哪裡看過?「台灣人真的非常尊敬蔣中正」、「他們打從心底熱愛國民黨」、「台灣人沒有覺得戒嚴時期日子過得不好啊」。從外國人的角度看起來,我們熱愛蔣中正,熱愛到在台北市精華地段放了一座紀念他的墳墓。如果數十年來我們不大聲抗議,這世界上誰會知道我們並不是人人都喜歡被中國殖民?

泰國學運
圖/The Thaiger

看著近期泰國學運的影像,那些雨傘、雨衣、水車,黃皮膚的亞洲年輕人臉孔,第一時間真的會誤以為那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我不知道現在挺身而出的泰國年輕人之前看到網路上鋪天蓋地的香港反送中照片時,是不是也曾經一時認知錯亂,不小心把自己想像進去那些照片裡?

香港人對抗「不可能打倒」的 21 世紀極權惡霸中國,那些脆弱無奈如同螳臂當車的孩子們,是不是曾經出現在同齡泰國年輕人的夢境裡,以屢敗屢起的姿態鼓勵他們,給了他們勇氣?在那些夢裡,他們成為了《飢餓遊戲》的主角,在獨裁控制的「後末日」國境裡,他們被妥協、腐敗的成年人派去送死,於是他們舉起三指手勢 —— 代表喪禮的告別,代表對家人的愛與感謝,這變成了奶茶聯盟集結盟約的手勢,然後他們決定推翻獨裁政府。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