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媽媽們孕產育兒的苦與痛

女性醫護人員生育更是大不易。
圖/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近日美國中情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公布全球生育率報告,台灣在世界排名墊底(見下圖),許多勞工感嘆薪資漲幅趕不上房價、超高工時讓人擔憂沒有時間陪伴孩子,而本週行政院拍板鼓勵生育措施,包含父母可同時申請育嬰假,期間可領八成薪,及產檢假等補助提高之政策,卻仍有許多民眾感慨這些福利不足以提高生育意願。

根據美國CIA數據,台灣預期的生育率名列世界倒數第一。
圖/CIA/報呱製圖

行政院主計處「2020 年行業薪情金字塔」數據指出,台灣醫療保健業月薪水準略高於全體勞工薪資中位數,但薪資並非是醫護人員考量生育的單一因素,以筆者近四年的觀察,實務上台灣醫療界的職場氛圍、不透明的考績制度以及長期人力不足的困境,相當不利年輕醫師、護理師計畫生育。

以醫師來說,根據 2018 年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的《醫師職場性別友善問卷調查報告》,65% 的醫師害怕自己請育嬰假、產假期間會造成單位科別人力不足,更有 68% 的醫師擔憂懷孕生產會延遲考取專科醫師考試的時程。台灣所有住院醫師必須經過嚴謹的訓練時數後,通過該專科的考試,才有資格成為該專科的主治醫師,不幸的是,目前衛福部部定各專科考試時間相當沒有彈性,與住院醫師完訓時間間距僅一到二個月,一旦懷孕生產勢必無法準時參加考試,造成醫師必須在家庭與職場中作抉擇。

以護理師而言,雖然台灣 96% 的護理師都是女性,但未因此在懷孕生產的過程中獲得較多的體諒與理解。護理人員薪資中「績效、紅利獎金」佔比極大,一旦護理人員申請產假、育嬰假,許多醫院的主管、督導都會以為由此苛扣獎金,形同變相扣薪。此外,護理工作的特性就是輪三班,對於懷孕中的護理師,固定白班是對胎兒健康最有利的排班方式,但他們卻時常面臨管理高層在人力排班上動輒出言刁難、言語霸凌,讓許多年輕護理人員對生產育兒望之卻步。

pregnant woman and doctor hands with ultrasound equipment
職場女性一旦懷孕要面臨多重考驗,女性醫療人員亦是如此。
圖/Envato Elements

依據勞動部 2020 年 11 月公告《育嬰留職停薪期滿復職關懷調查報告》,在所有行業當中,申請育嬰留職停薪過程遭遇事業單位或上級長官阻撓或刁難情形之比率,以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居冠!種種研究與現象顯示年輕醫護成為母親不僅要克服身體上巨大的不適與變化,心理還得承受職場前輩、同儕相處上的緊張壓力。

生養何其難!生育率低落,是年輕一代對於整體社會不友善孕產育兒的無聲抗議。灑錢式的補助政策絕非挽救少子化的治本之道,現為景氣回升、經濟成長之時,政府應當加強力道,督促企業界與醫院管理高層,營造讓年輕人放心生產、育兒的勞動環境。

「生兒育女」成為台灣社會亟待解決的問題,然而這卻也是多層面、絕非單一因素所造成。
圖/BeatriceL via Twenty20

延伸閱讀: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國家都在中國旁邊,巧合嗎?我不覺得

Tagged:
About the Author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長。致力於改善醫護人員的勞動環境,在涉及到醫護人員工作權益的議題,例如武漢肺炎防疫期間禁止醫護人員出入境、防疫津貼縮水、主治醫師是否適用勞基法等,都可以看到郁雯奔走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