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澄輝】疫情期間美中西太平洋軍事博弈 —— 看美中對峙新趨勢

從今年年初開始,起源於中國武漢的武漢肺炎疫情如今已延燒至全球。影響所及,不僅僅是防疫與公共衛生的議題,也延燒到包括政治經濟、社會乃至於國際關係各個層面。而作為國際事務的主要參與者及國際秩序維持者的美國,亦因為中國的蓄意隱瞞疫情而疏於注意,導致疫情的全國蔓延,對於該國從生活到政府運作均有重大影響。

這一波影響當然也包括軍事安全層面。特別是美國作為一個在全球佈署軍力以維繫國際級區域安全的秩序維護者,相對的,也更容易在這樣全球蔓延的疫病災害中暴露於風險之下。本文將從美軍近年來在西太平洋地區最長空窗期的局勢開始談起,分析美國當前的軍事動態印太戰略有什麼樣的變與不變。

從近期西太平洋的美中軍事動態談起

作為美國投射軍力的重要載台與國力及戰力展現的航空母艦,此次亦傳出疫情。特別是派駐在西太平洋的兩艘航空母艦 —— 雷根號及羅斯福號航艦,也因為艦上傳出疫情之爆發,被迫分別駐舶於日本的橫須賀與關島執行隔離檢疫,而無法進行例行的海上巡弋任務。一時之間,美國在西太平洋海域間,兩大航艦戰鬥群的無法出港,似乎竟一時出現戰力空窗。

國防部表示,共軍航空母艦遼寧號(CV-16)編隊及所屬5艘護衛艦,4月初離港後在黃、東海航訓,11日由東海航經宮古水道後,12日由台灣東部外海經南部海域繼續往南行駛。
圖/中央社

果不其然,在此情勢下,4 月 13 日,中國則派出以遼寧艦為首的艦隊通過第一島鏈的宮古水道前往西太平洋至南海海域進行演訓。並於同月 18 日與美軍兩棲攻擊艦美利堅號在南海海域發生對峙情勢。大有利用美軍的所謂戰力空窗期展現實力擴大西太平洋及南海控制權之態勢。

而另一引人注目的相關軍事動態則是美軍隨後於 4 月 16 日將原派駐在關島的美國空軍 B-52H 轟炸機調回國內。由於此番異動,是終結了自 2004 年以來美軍在關島的「持續轟炸機任務」,遂引發眾多人的揣想,不少人甚至認為這是美國的退卻行為。尤有甚者,甚至開始吹噓起中國的影響力已經開始取代美軍在此區域的優勢支配地位……

然而,真的是如此嗎?我們又該如何解讀與理解這一情勢呢?

美軍行動的解析與意義

首先,美軍轟炸機群的調回本土的行動,根據美國戰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 STRATCOM)發言人安塔納索夫(Kate Atanasoff)稱:「為符合國家防衛戰略,美國做法已轉型為:轟炸機能在需要時從更廣泛的海外據點,前往印太地區執行任務,而這些轟炸機的常駐地是在美國本土。」其並進一步表明:「美國戰略轟炸機會持續在印太地區運作,在我們所選擇的時機點出擊,包括前往關島。」

實際上,美國當前所踐行的是所謂:「戰略方向明確,戰術不可預測」的基本原則。亦即,如同前述,美國將持續保持戰略力量在印太地區的威攝與持續運作,但基於應對情勢的靈活性,以及保持作戰作為的不可預測性的利益,將戰略打擊力量的配置佈署於更周全的支配地區,而仍保留並取得使用時機的彈性與機動性,符合美軍的國家防衛戰略。

美國國家防衛戰略的實踐

而這更隱含著美軍近年來因應新挑戰的整體變革與調整,以符合並達成美國國家防衛戰略的實踐。

美軍近年來已充分認識到,對於美國與現今國際秩序與利益的威脅與挑戰,不再是恐怖份子,而是新興軍事強權在區域為擴大自身在所處相關區域的擴張與利益攫取,發展新型態的技術與戰術,將對美軍進行的戰略突襲。面對這些不對稱軍力發展,企圖挑戰美軍與盟國既有的秩序與防衛體系,美國認識到,美軍亦應隨之進化調整,以持續維持美軍在全球各領域的優勢以保護其國家與國際利益。

過往美軍所深陷的反恐戰爭,使得美軍將資源大量著力於反叛亂、城市秩序恢復等低強度軍事衝突領域內。然而,未來美軍所面對的對手,或者說,這些戰略上的競爭者,正利用包括網路、極音速滑翔體等高新科技技術,試圖發展不對稱戰力,意圖突破美軍的既有優勢。中國近年來大力發展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技術與戰術,即循此路徑。相對於深陷城市游擊戰、反叛亂戰爭的美軍,美軍在此一領域的發展顯得進展較慢,使得其俄羅斯、中國等戰略競爭對手與其實力的差距正在縮短中,特別是在爭議區域內的技術與戰術應用發展領域內,更是如此。

因此,川普總統上台後,所進行的國家防衛戰略的調整,即打算從反恐戰爭的泥沼中抽身,並充分認識到,美國的戰略競爭者乃是虎視眈眈意欲在區域擴張,重建霸權支配地位的主權國家。故此,從戰略上,也從須面對這些主權國家所發起的挑戰,重新調整戰略態勢,並調整重建一支足以應對此威脅挑戰的軍隊。

報呱小教室

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A2/AD)
軍事術語,意指一旦出現突發事件,當事其中一方迅速在事發區域劃定禁區,阻止第三方武裝干涉的能力。以本文為例,中國全力阻止擁有高科技優勢的美軍介入可能的台海軍事衝突,並防止美軍在中國周邊區域進行作戰行動。

美軍因應國家防禦戰略的調整與發展

一、多領域任務部隊(Multi-Domain Task Forces)

事實上,美軍近來這方面的調整與建設頗多。例如,美國陸軍於去年即宣布將於兩年內組建並佈署「多領域任務部隊」(Multi-Domain Task Forces)於印太地區。這一部隊結合並負責執行包括情報、電子、網路和飛彈任務之部隊,預計未來將配備包括極音速飛彈、無人載具等多種先進高機動武器以執行任務。

實際上,該部隊所執行之多領域作戰可說是類似於過去「聯合兵種作戰」之延伸,預計將整合包括陸地、水面(及水下)、空中、電子戰、太空、網路及政府機構等各層次之獨立作戰單位。作戰時將採取彈性編組各類型戰鬥部隊投射至戰場,運用靈活通信手段,協調整合各軍種(空中、水面、水下、網路、太空、電磁)及各國政府組織功能,掌握敵人相對應弱點,創造有利態勢,達成任務。其目的在於將對手反介入/區域拒止技術所建構之防線或對美軍之包圍圈,打開破口,使美軍之優勢兵力得以進入衝突地帶,逼迫敵方與美方優勢兵力決戰。

二、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變革

同樣的,在海軍陸戰隊方面,過去由於美國深陷反恐戰爭中的反叛亂、反游擊隊作戰泥沼,海軍陸戰隊被編裝為與陸軍同樣擁有戰車、大型火炮等重裝備的「第二陸軍」,並被佈署於深遠內陸執行任務。但面對新型態的競爭態勢,特別是預期海軍陸戰隊是美軍首先投入於印太區域乃至西太平洋戰場衝突的部隊。因此,如何恢復海軍陸戰隊的「本務」,也就是進行島嶼防禦與爭奪的海洋作戰本職,是海軍陸戰隊的調整重點。因此,自本任海軍陸戰隊司令柏格(David Berger)上任後,即開始大力主導海軍陸戰隊近年來最大的變革。

小型但具備高效能部隊所組成的「濱海兵團」(littoral regiments)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最新變革。
圖/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Vincent E. Zline/Released

美國海軍陸戰隊預計將拋棄包括戰車等重裝備,試圖恢復海軍陸戰隊在廣大海洋區域的機動作戰能力,並組建佈署由許多配備高科技、遠射程、具備精確打擊能力的小型但具備高效能部隊所組成的「濱海兵團」(littoral regiments)

這些部隊(甚至可依任務編制 50 至 100 人之規模)將搭乘先進的兩棲載具進行奪島或防守任務,將廣闊的太平洋上 2 萬 5 千餘個小島、島礁,視為其戰場或得以爭奪的陣地,並在以技術力及火力的快速壓制下,執行破襲對手反介入/區域拒止任務的作戰。並可快速在島嶼間進佔、攻擊、制壓,並迅速撤離之機動作戰。採取分布式殺傷、恢復靈活機動,拋卻制式笨重、分散式殺傷,降低縮短反應時間並進行有效壓制成為其重點。

戰略調整進行式

因此,致力於提高技術、水準,打造靈活機動,足以壓制或摧毀對手反介入/區域拒止技術武器或系統的兵力已經是美軍當前調整的現在進行式。故此,若我們正確理解這一趨勢,則美軍的「收縮兵力」,恐怕是增加戰術與作戰靈活的積極措施與作為,並藉此確保戰術上的不可預期性,從而有利整體明確清晰戰略方向的總體利益。故而,在美軍剛剛撤走派駐在關島的 5 架 B-52 轟炸機後數日,美軍旋即於 22 日派遣 B-1B 轟炸機從本土直飛日本,於加滿油後再飛往沖繩方向空域,最後折返美國本土,凸顯其戰略轉型之優勢。

同樣的,在這個被稱為「美軍近年來在西太平洋地區最長空窗期」的當下,美國在西太平洋領域是否就意味著海上航空兵力的絕對真空?恐怕也並非如此!

「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USS America LHA-6),航艦上配備數十架高科技高戰力的 F-35B 閃電 Ⅱ 式隱形戰鬥機。
圖/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Chad Swysgood/Released
2020年4月27日美國航艦暨兩棲攻擊艦全球佈署位置圖
圖/USNI News

根據 USNI 網站的訊息,截至 4 月 27 日在西太平洋領域,除了仍在橫須賀與關島停泊檢疫中航艦外,「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USS America LHA-6)事實上仍在菲律賓海及南海地區巡弋。這一劃時代的兩棲攻擊艦,實際上是設計以投射航空兵力為主的兩棲攻擊艦。該攻擊艦最多可配備 20 至 22 架 F-35B 垂直起降隱形戰機。這是當前少數現役且具備完整戰力的隱型戰鬥機。配備 F-35B 的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實際上其戰力已經超過許多國家的航艦戰力。

而事實上,美軍近年來亦一再驗證並發展所謂「閃電航艦」戰術。即利用兩棲攻擊艦配備高科技高戰力的 F-35B 閃電 Ⅱ 式隱形戰鬥機,進行航空作戰。雖然美國軍方並無意將美利堅級兩棲攻擊艦搭配 F-35 戰機做為航艦作戰的替代方案。但其所具備的戰鬥潛能與能力,都不是當前除美國外其他國家的海上航空作戰兵力所能比擬的。換言之,這增加了美軍的作戰彈性,而持續操作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也重申表明了美軍在相關區域確保戰力優勢之決心與能力。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