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計畫又爆發嚴重抗爭 巴基斯坦示威者要中國人離開

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近日陷入嚴重的示威抗議潮。當地居民抗議中國在此掠奪當地資源,更不把利益分給當地居民。  圖/Maulana Hidayat ur Rehman [email protected]

中國在巴基斯坦的一帶一路重點工程瓜達爾港(Gwadar Port)日前爆發嚴重的民眾抗議。抗議團體「瓜達爾權利運動」(Haq Do Tehreek)靜坐圍堵港口,緊張局勢已經持續數週。示威領袖里曼(Maulana Hidayat ur Rehman)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在該地區工作的中國公民離開。目前當地政府強力鎮壓抗爭,實施宵禁。

瓜達爾權利運動訴求不滿安全檢查站、深海拖網捕魚、跟伊朗邊境貿易遭限制。這次的抗議靜坐始於 10 月下旬瓜達爾港正門附近。12 月的第三周抗議活動開始升級並跟政府對抗,當時里曼警告中國人離開。政治分析家巴洛赫(Rashid Baloch)說:「在中國對瓜達爾的局勢表示不滿後,政府開始鎮壓抗議者。」中國在巴基斯坦的存在也一直是反政府人士的目標,過去中國曾向巴基斯坦當局施壓,要求採取更多措施保護自己利益,瓜達爾港的建設是中國耗資 500 億美元打造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PEC)的核心。

中國在巴基斯坦所打造的一帶一路計畫「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PEC),其所影響的地區及城市發展
圖/Dawn(點圖放大

12 月 26 日凌晨,巴基斯坦警方突襲抗議民眾的陣地。從那以後,該地區就被斷網。而瓜達爾所在的俾路支省(Balochistan)內政部長蘭戈夫(Ziaullah Langove)主導的政府談判小組在說服抗議群眾解散的努力失敗後,抗議活動就愈演愈烈。里曼和支持者指責政府敷衍人民的訴求。接下來,政府開始採取暴力驅離的措施,警方用警棍和刺刀對付示威者,這也使得局勢開始惡化,並導致至少一名警員與一名抗議者死亡。由於封網,正確的傷亡資訊無法確認。此外,省政府宣布執行殖民時代遺留至今的《刑事訴訟法》第 144 條,禁止各種集會和抗議,為期一個月。

與此同時,警方開時追捕瓜達爾權利運動領袖里曼,里曼在躲避追捕過程仍在臉書發聲表示,瓜達爾的一般民眾沒有從中巴經濟走廊中受益,受益的是巴基斯坦的菁英階級,他發誓抗議運動將繼續下去。巴基斯坦政府對於類似的質疑隻字未提,蘭戈夫說:「政府不會在國家命令方面妥協,將嚴格處理暴力抗議背後的因素,以及那些利用婦女作為人盾博取同情的人。 」12 月 10 日,數千名婦女在瓜達爾集會聲援里曼。

中國一帶一路僅嘉惠特定族群 點燃當地群眾怒火

擁有深水港的瓜達爾港是巴中兩國經濟發展計畫的核心,被譽為中巴經濟走廊皇冠上的明珠。這座城市被中國規劃成是巴基斯坦的杜拜,但在地人民的實際感受卻是天差地遠,瓜達爾的居民仍然無法獲得乾淨的水源和其他基本建設。顯然,作為經濟發展中心的瓜達爾並沒有改變在地人民的命運。相反,它成為當地人對發展計畫挫敗感的根源,這些計畫主要由中國人或巴基斯坦其他省份的官員在管理的。

更糟糕的是,瓜達爾人感受他們的身份認同和家園所有權受到威脅。他們認為,中國工人和商人的迅速湧入可能會導致人口變化會破壞他們的身份認同。巴基斯坦工商聯合會在報告中也表達對人口變化的擔憂,該報告預測,到 2048 年,中國人的人數將超過當地的俾路支人。瓜達爾人民醞釀了十年的怨恨和擔憂,透過瓜達爾權利運動爆發出來。

「瓜達爾權利運動」成立於 2021 年 8 月,當年里曼主導了為期 32 天的抗議活動。當時政府承諾滿足抗議者的要求後,示威和平結束。但是政府食言,里曼和支持者再次走上街頭。這一次,他警告官員們會用一切手段為瓜達爾人民爭取權利。他暗示如果政府不理睬訴求,當地人可能會對「拖網黑手黨」(指深海拖網捕魚者)採取行動來維護自己的漁權。里曼悍然表示,他不要求為這座城市建造任何大型計畫,例如公車或地鐵站,支持者想要的只是生活在阿拉伯海沿岸的基本權利。

里曼深知瓜達爾港的關鍵戰略地位,這對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國家利益都相當重要。出於這個原因,他警告官員停止打著中巴經濟走廊旗號的開發計畫、強烈批判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來迫使巴基斯坦官員跟他談判,北京也會一再敦促巴基斯坦採取更多措施來保護中國人和中國的經濟利益,這些利益也會使中國人在當地遭到其他在地激進組織的零星襲擊。因此,里曼正在施加一切可能的壓力,要求政府正視問題所在並處理瓜達爾人的訴求。

圖中白衣者即巴基斯坦「瓜達爾權利運動」(Haq Do Tehreek)領袖里曼(Maulana Hidayat ur Rehman),他帶著婦女與孩童一同在瓜達爾港口建案外示威抗議
圖/Maulana Hidayat ur Rehman [email protected]tRehman

另一方面,國際特赦組織對瓜達爾大規模逮捕和實施緊急狀態表示震驚,該組織說:「全面禁止所有形式的公共集會相當於壓制抗議權,並發出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訊息,即沒有異議的餘地。」瓜達爾發展專家蘇萊曼(Mariyam Suleman)表示,鎮壓和宵禁為中巴經濟走廊蒙上了不利的陰影。巴洛赫認為,這類對抗會阻礙新的投資,他說:「在這些抗議活動之前,瓜達爾並沒有吸引很多投資者,而上週的慘烈會進一步削弱吸引投資的前景。里曼已成為瓜達爾的強有力代表,這可能會迫使政府認真對待他的要求。衝突證明里曼的支持者認同他的訴求,他很有可能在 2023 年在瓜達爾贏得俾路支省議會的選舉。」

「瓜達爾農村社區發展委員會」(RCDC)主席索拉比(Nasir Sohrabi)認為,在政府鎮壓之後,對瓜達爾權利運動的支持只會增加。他說:「這場抗議運動讓里曼成功地將瓜達爾人民的所有憤怒導向了現任政府。」雖然宵禁等限制似乎是權宜之計,而且地區動盪可能遠未結束,因此有一些專家敦促政府改變因應措施。蘇萊曼說,在港口城市簽署更多中巴經濟走廊計畫之前,政府需要徵求瓜達爾人民的意見。他說:「與其使用武力,必須傾聽人們的基本需求,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參考來源:
2023/01/07 The Diplomat Pakistan’s Port City Gwadar in Chaos
2023/01/02 Nikkei Asia Pakistan’s Belt and Road hub Gwadar hit by protest clampdown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