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可能領導「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 另一場全球災難?

武漢肺炎延燒全世界、全球供應鏈面臨斷鏈危機、全球股市大跌之際,聯合國專門機構之一的「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 2020 年 3 月初將於瑞士日內瓦,選出新一屆秘書長,人選很可能是現任中國籍副秘書長王彬穎(Wang Binying)擔任。這個選舉引起了全世界譁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評論:「這比讓狐狸進入雞舍還要糟糕。這類似於選擇一名銀行搶劫犯擔任銀行行長。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
1967 年成立,為聯合國下自籌基金的機構,主旨在於作為各國間智慧財產權的訊息、服務、合作的平台,發展兼顧各方利益的智慧財產權制度,管理 4 千 300 萬多份專利文件系統,目前有 192 個會員國,83 個成員,108 個觀察員。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的高層管理團隊由 1 名秘書長領導 4 名副秘書長、4 名助理秘書長、1 名人力資源管理主任、1 名法律顧問,以及 1 千 5 百多人的團隊。現任秘書長為澳洲籍的葛里(Francis Gurry),已在任長達12年。

之前,日本「無印良品」、美國「喬丹」等品牌不僅被中國廠商山寨,而且反過來控告美、日等國侵權,最後美日廠商還被中國法院判賠。這種中國廠商公然剽竊、中國法院認證、公開侵害外國的智慧財產權的案例層出不窮。試想一下,以剽竊智財著名的中國,領導一個全世界最重要的智財組織,並公開宣稱中國要保護智慧財產權,會是甚麼樣荒謬的畫面?

中國將佔據聯合國專門機構的 ⅓

中國積極布局國際組織,已經不是甚麼大新聞,在中國 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西方國家原本寄望中國可以因為加入國際組織,為世界秩序貢獻一份心力,或是因為國際規則而改變中國內部治理,朝向民主化前進。然而,一切都與西方國家期望大相逕庭,中國對內走向更獨裁的方向,對外挾作為「世界工廠」累積的資本積極佈局,包括執行「一帶一路」計畫直接或間接控制這些國家,造成許多國家的債務陷阱,進而透過延緩或取消債務支付、開放國內市場等變相買票的方式,佔據國際組織多數重要職位,成為另一種中國擴張的方式

很清楚的是,中國不在乎普世價值而是自身利益,並企圖改變世界秩序、制定更具有中國特色、本位主義的國際規則,最終在世界體系進行「維穩」。2020年3月開始中國輪值擔任聯合國安理會主席,在聯合國公開宣傳新疆反恐成果,與中國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對維吾爾人權踐踏,形成極大的對比與諷刺。

就這樣,中國將國際組織當作攻城掠地的戰場,盡可能將自己的人馬,派駐到國際機構擔任要職。法國「費加洛報」(Le Figaro)去年就專題報導中國這種「侵略式競選」的策略,將其視為影響國際規則的「特洛伊木馬」。聯合國的 15 個專門機構來說,目前已有 4 個機構的首長(秘書長)為中國籍,分別是:國際電信聯盟(ITU),國際民航組織(ICAO),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另有 7 個各機構的副首長也為中國籍。

如果加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也被中國拿下,那麼中國將佔據 15 個聯合國專門機構最高職位的 1/3。

中國在聯合國及其旗下組織、非聯合國國際組織的勢力版圖。
圖/報呱製圖

WIPO 秘書長選舉,之所以受到更大矚目的原因,不僅是中國在國際組織形式上的擴張,更要擔心的是,WIPO 掌管 200 多個司法管轄區和專利資訊的未公開專利申請和商業敏感資料。過去幾年來,各國陸續發現中國許多經濟間諜活動、盜竊商業機密、強迫技術轉移等不良紀錄,且並未見中國有所改善。一旦,中國掌控 WIPO,國際智慧財產保護可能出現大破口,各種關鍵的智慧財產資料,將會流入中國政府,出現範圍更大的智財剽竊,而世界智財的監理規則,很可能將朝向對中國有利的方向制定。如果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問題,那麼中國主導下的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將以國際組織形式影響到世界各國的國安。

美國積極圍堵中國再下一城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先前談及美中貿易戰時提到中國「七宗罪」,其中之一就是「智慧財產權的剽竊」,官方也認定中國是智財剽竊的主要來源。

而美中貿易戰在 2020 年 1 月 15 日簽署第一階段協議的重點之一也是「智慧財產權」。美國海關查獲的侵害智財的仿冒品中,有 85% 來自中國,自 2013 年到 2017 年為止,中國的智財剽竊(仿冒品、軟體盜版、竊取商業機密)造成美國 2250 億美元到 6000 億美元的損失。如今,中國卻要掌管世界智慧財產組織,美國應該很難吞下去。

因此,早在 2019 年底秘書長候選人申請結束之前,已經有數位美國國會議員警覺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分別是: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Charles E. Schumer)、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民主黨眾議員潘內達(Jimmy Panetta)和共和黨眾議員蓋拉格(Mike Gallagher)。他們在 2019 年 12 月 19 日聯名寫信給川普,督促川普要反對中國掌控 WIPO 這個重要的機構,並採取必要的外交步驟。

美國專利商標局局長安德烈.伊安庫(Andrei Iancu)在 2 月初提到:WIPO 的秘書長,必須來自尊重智慧財產權的國家,同時秘書長的候選人還應具有經過檢驗以及強而有力的智慧財產權保護記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 2 月 13 日表示:「我們將確保領導該組織的任何人,都要了解加強國內和跨國智慧財產權的重要性。」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在 2 月 23 日的《金融時報》投書再次警告「中國擴張,早已延伸到聯合國專門組織的主導權。」除了上述談到美國在智財上的損失,投書中也提到不只是美國利益而已,中國智慧財產權侵權行為,也造成歐洲公司每年數十億歐元的損失。在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假冒產品損害了奈及利亞、加納、象牙海岸和幾內亞等國手工傳統的紡織業。這個投書,也試圖遊說各國在三月初即將到來的 WIPO 秘書長選舉,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中國候選人不好嗎?

中國候選人為甚麼不行呢?中國對於擔任國際組織的中國人,要求他們必須要效忠中國共產黨,不管你的職位多高,都要聽話。曾擔任 2016 年至 2018 年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的中國人孟宏偉,在 2018 年秋天一回到中國,就被中共逮捕,除了表面的收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指控是「拒不執行中央決定」。 有了孟宏偉的前車之鑑,新任 WIPO 秘書長若仍是中國籍,很難不服從中共中央的指示。

但是除了中國候選人之外,還有其他選擇嗎?美國國務院主管經濟成長、能源與環境的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於 2020 年 2 月 19 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對此表示:「這是件大事。我們在密切追蹤這個提名。經濟安全的關鍵是保護美國資產,智慧財產權就是其中一。很諷刺的是,中國是(秘書長)候選人之一,而中國要對 90% 的智慧財產權剽竊、網路駭客等行為負責。大部分國家正在質疑這件事。有一位很優秀的新加坡候選人…」言下之意,美國支持現任 WIPO 版權相關權委員會(SCCR)主席、現任新加坡律政部智慧財產權財局局長鄧鴻森(Daren Tang)出馬角逐 WIPO 秘書長。

儘管美國向國際大聲疾呼,但情勢並不如美國預想的這麼樂觀,就如同在 2019 年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以 108 票對 12 票,擊潰了美國所支持的候選人,成為「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秘書長。中國得勝的關鍵之一,即透過提供金援、取消債務、開放市場等方式,成功拉攏非洲國家。如選舉期間「碰巧」取消喀麥隆 7840 萬美元的債務,喀麥隆候選人穆恩圭(Medi Moungui)就這麼「恰巧」退出了選舉。

中國影響力很難在短期間消退。這也可以解釋,目前美國川普政府為何積極遊走非洲、東南亞等國進行交流合作。短期來說為了阻擋中國在聯合國專門機構再攻下一城;長期來說,國際組織也可視為美中貿易戰下,兩大強權對抗的角力戰場之一,美國企圖在國際上圍堵中國。儘管美國試圖削弱中國的影響力,這次中國推出來的候選人王彬穎卻不可小覷。

誰是王彬穎?

王毅推薦王彬穎
王毅推薦王彬穎的信件
圖/截圖自推薦信檔案

1952 年 12 月 28 日出生,現年 68 歲。1980 年代一直任職於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於 1992 年加入 WIPO ,至 2020 年為止,已有 28 年的資歷。王彬穎歷年來擔任過「秘書長辦公室高級顧問」、「戰略計畫及政策發展局局長」、「行政管理及大會事務局長」等職務,並於 2006 年擔任 WIPO 助理秘書長。更重要的是,她於 2009 年擔任 WIPO 副秘書長之一,主管「品牌與設計」部門,並於 2014 連任,她預計將於 2020 年 9 月 30 日任期結束,總計 12 年。

王彬穎這份履歷看起來非常漂亮,離秘書長之位,只有一步之遙。儘管外界咸認中國動輒剽竊智慧財產權(中國稱為知識產權),我們從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對王彬穎推薦函上,可以再次看到中國大言不慚的功力,他說:「全球創新大國和知識產權大國,中國一直致力於提升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和服務能力。中國堅定支持多邊主義,支持知識產權領域國際合作。」

2020 年即將到來的秘書長選舉,在 2019 年 12 月 30 日截止前,共有 10 個國家提出候選人。2020 年至 2 月 28 日為止,陸續有愛沙尼亞、奈及利亞、阿根廷、日本等 4 國撤回。目前,剩下哈薩克、新加坡、中國、迦納、哥倫比亞、祕魯 6 國。除了王彬穎的資歷以外,從這 6 國的國力來看,也很難跟中國匹敵,除非美國成功串聯其他國家支持新加坡候選人。

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協調委員會」由 83 個會員國組成,成為美中兩方拉票的焦點,將於 3 月 4 ~ 5 日提出 1 名候選人,交由 5 月 7 ~ 8 日舉辦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大會」任命秘書長。新一屆的秘書長將於 2020 年 10 月 1 日就任。

時間 事項
2019 年 12 月 30 日      提出候選人截止日期
2020 年 3 月 4 日 ~ 5 日 協調委員會特別會議提名秘書長候選人
2020 年 5 月 7 日 ~ 8 日 在會員大會中,以及在巴黎公約之聯盟大會及伯恩公約之聯盟大會中任命秘書長

台灣國家安全更形險峻

如果不健忘的話,大家應該還記得在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之際,聯合國專門機構之一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是如何護航中國、幫中國擦脂抹粉,同時 WHO 也排除了台灣參與。中國直接掌控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除了將台灣劃為中國的一省之外,在武漢肺炎應對上,針對疫情發布國際飛航安全警示時,也因為台灣不是會員國而排除台灣,並針對其官方推特帳號上的國際挺台言論,蠻橫封鎖發言。近年台灣在 ICAO 相關場域屢受打壓,2015 年上任的首位中國籍秘書長柳芳,在 2016 年粗暴地排除了台灣參與 ICAO 大會,2019 年台灣也未能出席參加。

過去中國搶註台灣商標案例層出不窮,如「杉林溪茶葉」出現在福建廈門市、「古坑咖啡」商標被搶先註冊,甚至屏東特產「黑珍珠蓮霧」,也變成北京海淀區的新鮮水果,這還不包括仿冒侵權的行為。另外,根據 2018 年的報導,台灣的科技竊案件已從 2013 年 8 件,2017 年增加到 21 件,增加 1 倍多;過去 10 件科技訴訟案中,有 9 件會與中國有關。

中國在國際組織的掌控力越強,對台灣的圍堵就會越強烈 —— 用一個中國政策,再次強化台灣是中國一部分,而台灣就更難拓展自己的國際空間,也將被迫受限於中國所主導的國際規則。WIPO 涉及許多國家的利益,對於依賴經貿智慧產權的台灣而言,更是如此。一旦,中國掌控 WIPO,不只將限縮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更將進一步從影響經濟安全轉而威脅台灣的國家安全。

【後記】2020年3月4日, WIPO「協調委員會」的選舉中, 新加坡候選人鄧鴻森,以55票比28票,擊敗了原本呼聲甚高的現任中國籍副秘書長王彬穎,美國成功擋下了中國在聯合國專門機構組織繼續擴張。同一天,美國眾議院也以415 : 0 通過《台北法案》

延伸閱讀

中國在國際組織的布局 —— 全球秩序的威脅?

將過去近 20 年來中國加入國際經貿組織、聯合國機構等要角整理成表,從中分析,我們就更能理解為何今日歐美要築起「全球防中連線」來對抗中國試圖構築起來的「中國式規則」。

參考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