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軟性封城」?柯文哲沒有要當總統,他想當皇帝

圖/中央社/報呱製圖

台灣在疫苗兩劑覆蓋率近八成,第三劑超過五成的準備下,迎向對抗武漢肺炎必經的下一階段,「逐漸解封」。陽性確診人數在衛生單位的合理預期內,以相對安全的幅度增加。然而,儘管此一過程中,人口稠密的大城市確診者難免增加較多,雙北的應對措施與其他城市相較,卻再度顯得人謀不臧。新北市規劃的疫情通報電話線路過少,致使兩歲孩童的母親無法即時確認應如何就醫,造成兒童重症死亡的第一例。不過,台北市比新北市還要更糟,因為市長柯文哲不僅同樣無心於衛生政策規劃,還動輒使用充斥極權統治思維乃至戰爭意象的語彙,諸如「冷區殲滅戰」、「台版方艙」,使得市民陷入無謂的恐慌之中。

近日柯文哲再度提出「不排除『軟性封城』」一語,引發各界討論。全球疫情發展至今已經三年,從一開始毫無對策,到後來有了多種疫苗跟口服藥,「封城」此一詞彙早已消失在歐美紐澳日本南韓等所有民主國家,亦即在人民只要打了疫苗,感染武漢肺炎而死亡的機率已經非常低的前提下,國家強制剝奪人身自由不可能再是個合理務實的選項。

與此相反的是,在地球上所有進步國家都逐漸重拾自由的時刻,世界上只剩一個國家在「封城」,那就是中國。而「任意封城」,或者美其名曰「動態清零」帶來的不良後果,遠比染疫更糟:以上海為例,這個過去自認為是「中國模式」成果展示窗的世界級大城市,近來發現自己「韭菜起來也可以十分韭菜」,市民飢餓拿不到食物而跳樓自殺,原本可恢復的慢性病患被暴力隔離而橫死,從社區外訂購的食物包裹遭到劫掠轉送到「更高級」的社區給權貴享用,上海過去自命不凡的尊貴感一夕之間跟著身體裡的血糖一起摔到低點。如果柯文哲覺得台北市民自命矜貴活得太爽,也應該嘗嘗看這樣的滋味,那麼他說出「軟性封城」就可以理解。

假設柯文哲沒有想要整死台北市民,那麼他可能純粹就只是跟過去一樣極端無知又自大,以為隨口講幾個自創的嚇人詞彙就能得到注意跟尊敬,或者讓大家都忘記市政基本上是黃珊珊在扛。柯市府在「軟性封城」一詞引發眾怒之後的隔天,出來緩頰說柯文哲的意思只是要大家「自律代替他律」。先不談一個活到六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為什麼連話都說不清楚,非得讓下屬一次又一次的像解讀天書一般出來解釋他「其實是什麼意思」,他是否應該先去台大醫院腦神經內科掛號確認自己是否已出現認知症問題;柯文哲的問題不僅是無知自大,而是他的潛意識中把自己想成可以凌駕於民主國家法體系之上的存在,他無比喜愛中國那樣隨意踐踏人權的威權統治社會,正是因為他不是妄想當總統而已,他想當的其實是「皇帝」。這世界上最接近皇帝的統治者一個是普丁一個是習近平,我們可以想像看看能力遠弱於這兩者的柯文哲如果獲得政權會怎樣搞砸台灣,那時就不只是報廢的自動販賣機而已,恐怕是報廢的國家了。

柯文哲的存在是台灣六十歲世代民主法治基本教育失敗的全方位體現。他透過民主機制取得政權,但腦袋裡沒有半點遵守憲法、守護民主的想法。支持這樣的跳樑小丑的人,不僅是基本教育失敗,也是生而為人美學上的失敗。很難形容該如何看待這樣的狀況,只能說「祝福你比上海更上海」。


延伸觀賞: 【短的比較有力】創造新名詞,搞死老百姓

從滾動式修正、台版方艙到「軟性封城」……….
這些名詞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也正在思考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