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動員令》俄逃兵成難民 壓迫鄰國資源引民怨

俄國出逃至哈薩克車潮(圖/[email protected]

俄國總統蒲亭於 9  月 21 日宣布部分動員令之後,俄國社會反應激烈,無懼嚴刑峻罰仍冒險上街示威,俄國國境出口也持續有綿延的車潮,排隊等待逃離俄羅斯。

然而,倉促離開的俄國民大多沒有整全的計畫,在離開俄國後,進入他國成為無去處的國際難民。而鄰近的中亞國家,除了要承受俄烏戰爭的威脅外,近期也承擔了俄國人的生存壓力。

前情提要:動員令生效》出逃的儲備士兵 反戰抗議的俄國民

俄國通往喬治亞的邊境擠滿想出境的俄國人。(圖/[email protected]

「關閉國界!」戰爭致生存成本高 逃兵致住房爆滿租金飛天 

據哈薩克政府統計,自動員令公布後,已有近 10 萬俄國民進入該國境內。大批的人口湧入,首當其衝便是食宿壓力升高,哈國的飯店和青旅爆滿,連民生租屋的租金也水漲船高。

據《自由歐洲》報導,當地人民對這些移入的俄國人口,心中也充滿疑慮。「誰能保證這些人未來不會在背後捅我們一刀?」部分憤怒的哈國人民甚至在該國邊境處,舉牌諷刺這些移入的俄國逃兵是「炮灰」。

  • 哈薩克提供俄國人民免簽證、免護照入境優惠,俄國人民只需攜帶身分證明文件即可進入哈薩克。並且,該國境內也有為數眾多的俄語族群,對於俄國人民來說地緣情感上相當親切。

面對國內生存壓力飆升,哈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雖拒絕支持俄國的「特殊軍事行動」,也對該國人民呼籲保持耐心與寬容。托卡葉夫在一場演講中表示:「這些絕望的俄國人民被迫離開,我們必須照顧,並確保他們的安全,這件事關乎政治和人道。」哈國政府也會在未來和克林姆林宮討論後續事宜。

  • 針對眼前突如其來的挑戰,哈國政府也正在調整該國的移民條款,將限制未持有護照的俄國民,僅能於哈國停留 3 個月。
圖為日前哈薩克總統與蒲亭的會談。(圖/@Doranimated)

倉皇逃跑成難民 無處為家席地而睡 身無分文靠接濟度日

俄國逃難潮已成為中亞地區棘手的問題,不僅哈薩克,塔吉克、蒙古也都面臨相似的局面。這些俄國人趕在國境關閉前逃離本國,沒有多餘的資金可以等待遙遙無期的戰爭結束,成為流亡他國的國際難民。

這些流亡的俄國人,若沒有親友可接待,便成為露宿街頭的難民,飲食也需要靠當地的社福機構提供接濟。哈薩克當地的一間電影院,白天放映完電影,晚上便成為收容難民的所在。而許多城市也考慮開放購物中心中閒置的空間,來容納這些無處可去的俄國人。

俄國人趕在國境關閉前逃離本國。

2022/09/25 RFE/RL Mongolia Also Reports Thousands Of Russian Men Entering Since Putin Ordered Call-Up
2022/09/27 Reuters ’We are not afraid’: Russians flee to Mongolia to evade Ukraine mobilization
2022/09/27 RFE/RL Central Asia Wrestles With Huge Influx Of Russians Fleeing Army Duty
2022/09/28 Reuters Kazakhstan struggles to accommodate Russians fleeing war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