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良嶼】抖音,禁不禁?傳播與法律的大戰略思考

抖音交易案仍未明朗,甲骨文和沃爾瑪兩家美國公司持股並不多。
圖/報呱製圖

12 月 8 日,美國印第安納州政府起訴中國企業字節跳動(ByteDance)旗下的當紅應用程式抖音(TikTok),這是美國第一次有州政府起訴抖音。印第安納州排斥抖音的理由,是它顯然隱瞞了自己為中國政府非法蒐集個資的行為,更違背內容分級制度,設定為 12 歲以上就能使用,卻不願意管制氾濫的性、毒品、酒精、猥褻內容,侵害了兒童安全。

抖音「是」間諜程式,但無法馬上被封鎖

開宗明義,讓我們先面對一個事實:以短影片為強項的「抖音」(TikTok)是一種具有高度安全風險的社群應用程式,它在世界多個國家都曾引發資料安全性跟不當內容的訴訟,印第安納州開的這一槍只是預告了國際版抖音(不含中國、香港、印度的世界所有地區)更加多災多難的未來。

中國企業商品抖音APP已被確認會偷偷存取使用者資訊,可以說是間諜程式也不為過。
圖/報呱製圖

但是,抖音本質上是間諜程式,會非法蒐集個資傳送給中國政府這件事情,並不表示民主國家在法律上必然有辦法馬上禁止抖音。許多國家政府都與抖音纏鬥,然而除了印度之外,顯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成功的根除抖音。印度內政部自 2020 年開始逐步封鎖大量中國應用程式,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封禁抖音的國家。

我國行政院數位發展部自 12 月 5 日開始禁止該院公務員電腦使用抖音,但其他四大院並未遵照此一標準。更有甚者,公務手機依然可以安裝抖音,僅能透過一年兩次的查核予以監督。對於「抖音禍國」感到憂心忡忡的人士,對於這樣有限的進展當然不會滿意。

(編按:行政院祕書長李孟諺今(12 日)上午前往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備詢表示,將會協調四大院跟進比照行政院;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另表示,若公務人員違規將會有相關懲處。)

「抖音禍國論」的部分真實

台灣不少媒體近來帶著一些幸災樂禍或者至少是事不關己的態度,大肆宣傳「年輕人已經投入抖音跟小紅書的懷抱」。這種敘述一部分確實是真的,網路社群是一種很容易老齡化的數位服務類型,臉書、IG、噗浪、推特都各自面臨不同的瓶頸,相比之下,以影音為主體的媒介,長影片如 Youtube、短影片如抖音則似乎「看起來」仍有成長空間。

但是如果要馬上推論到抖音可以「洗腦」民主國家的青少年,則可能又有點太快下結論,而抓不到重點。

首先,我們必須先理解抖音在年輕族群中快速傳播的本質是什麼。與臉書之類的社交媒體不同,抖音事實上是個完全以「無論述可言」的娛樂影片為主的應用程式,簡單說它能夠吸引人們去用的原因之一就是不需思考、欠缺論述。既然抖音的主要內容都是以吃飯穿搭、素人表演、好笑影片為主,那麼很難想像這樣的內容會有辦法直接洗腦年輕人,認為台灣跟中國是同一國,或者認為中國對台灣的威嚇並不存在。

畢竟,喜歡韓團的年輕人不會認為自己是韓國人,喜歡美國 NBA 的年輕人不會覺得自己是美國人,那麼對著簡體中文搞笑影片發笑的年輕人究竟會不會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我認為這還是欠缺嚴肅意義上的政治學與傳播學研究、導致大家往往只能憑著自身直覺發言的全新領域。

施敵長計以制敵?

關上抖音,每個台灣人事實上都面臨著同等的生存危機,抖音或許可以進行少部分的文化洗腦,可能讓部分年輕人短期之內不那麼討厭中國,但是再怎樣歡快的假象都比不上戰機繞台、飛彈部署。過去的研究顯示,青少年的政治立場一開始都是由家庭形塑居多,必須到成年之後,個體的政治立場才會真正顯現跟固定。我們確實需要密切關注抖音這類的中國社群應用程式對年輕人的影響,但作法並非一刀切的直接禁絕(因為事實上憲法保障人們用間諜軟體取樂的自由,短期內我們做不到禁絕抖音),但也非像某些論者那樣樂觀的認為只要政治立場正確的用戶進駐抖音就能反將一軍。

年輕一代的「抖音腦」(TikTok brain)影響有多大?
圖/報呱

麻省理工學院 2021 年發表的研究顯示,針對破除政治謠言來說,影片並不比文字敘述更有明顯優勢。他們發現,雖然影片比文字更有可信度(意指看的人比較相信某事確實有發生),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表示影片會大幅改變觀看者的信念。換句話說,關於涉及國家社會的嚴肅事情,人們並沒有如一般人想像中的那樣,會更容易被影片說服。

我們之所以產生「影片更能洗腦」的想法,是因為演算法以及人類的視覺習慣容易偏好關注影片,讓觸及率(意味著僅只是「看見」、未必「同意」該政治說服素材的人數)比較高。如果再考慮到相對較高的門檻跟成本,影片顯然並非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用來施放假消息或對抗假消息,乃至進行各種政治說服的最佳工具。

制敵機先

考慮到以上各種不利因素之後,如果我們依然決定鼓勵政治理念型的我方用戶進駐抖音,能夠成功的前提必須是他們做的事情(至少在表面上)確實是抖音用戶追求的東西:娛樂、美食、化妝、搞笑。不管是抖音或者是臉書、推特,政治主題內容其實都是相對少數。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首要挑戰:不太關心政治、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才是社會多數,他們也有投票權,所以我們要對他們有耐心。

其次,這些願意進駐抖音的政治理念型用戶,也必須非常注意自己的資料安全,畢竟抖音就是敵國的間諜軟體,因此最好是用一支安全無太多敏感個資的的備用手機操作抖音,才能有所保障。

任何社群媒體都有其壽命期限跟老化趨勢,抖音的沒落事實上也是指日可期,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台灣到底有沒有時間可以等抖音自然消滅。此外,抖音與小紅書等具有高度資安風險的中國娛樂應用程式能夠順利流行,背後還有個隱藏的原因,就是台灣人的外語能力或許始終不夠好,因此相對依賴漢語語系的娛樂與消費指南類型資料來源。這大概也不完全是台灣人的問題,而是台灣為主體的娛樂,如同曾經興盛的台語電影,長期以來遭到殖民者的壓抑跟破壞,所導致的文化真空惡果。如果我們能理解到抖音議題在文化、傳播、法律各層面的複雜性,我們就能準備好自己,去迎戰一個中國帝國侵略無所不在的世界。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