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沙國-伊朗的三角關係:習近平訪沙引發伊朗強烈不滿 胡春華急訪伊朗滅火

習近平出訪沙烏地阿拉伯大大提昇兩國關係,引來伊朗不滿  圖/報呱製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12 月 9 日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傳達出,兩國關係將進入快速發展期。對伊朗來說,這意味著在跟沙烏地阿拉伯的長期地緣競爭上,伊朗將會處於明顯的劣勢。伊朗罕見的對中國發出外交譴責,伊朗媒體 Arman Daily 也在 11 日頭版刊出「台灣獨立是合法權利」。10 月下旬剛被踢出中共第二十屆中央政治局的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 12 月 12 日旋即帶經貿團出訪伊朗滅火。

跟 2016 年的中東之行不同的是,習近平今年並沒有在伊朗停留,而習近平在沙烏地阿拉伯的表態也遭到伊朗議員和官員的嚴厲批評,他們譴責中國和波斯灣國家在習近平訪問期間發表的聯合聲明,提到德黑蘭在破壞地區穩定、進行核子計劃、支持恐怖主義和宗派團體。這些對伊朗問題的表態也是波斯灣國家長期以來的觀點。此外,中國在聯合聲明中還支持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擁有具有戰略意義但備受爭議的大通布島(Greater Tunb)、小通布島(Lesser Tunb)和阿布穆沙島(Abu Musa)。這三個島的主權是伊朗特別敏感的議題,這些島嶼自 1971 年以來一直由伊朗管轄。

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告訴來訪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習近平的沙烏地阿拉伯之行引起伊朗政府內部的不滿,伊朗要求「賠償」,但萊希沒有提供更多細節。伊朗除了官方表達不滿之外,媒體 Arman daily 也在頭版刊出「台獨是合法權利」的文章。而溫和派的報紙則質疑伊朗對中國的依賴。對於伊朗的不滿,胡春華向伊朗表達兩國發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決心不會動搖,中國堅定支持伊朗反對外來干涉,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民族尊嚴。

伊朗評論員比扎爾(Maysam Bizaer)推文指出,伊朗媒體Arman daily 11日以「台灣獨立是合法權利」為頭版報導,並表示內文開頭就寫道,中國一直都以脅迫的方式壓迫台灣人的權利,並在文中做出結論:中國將會沒有選擇而必須接受台灣獨立。內文還提到民意調查顯示,大部分台灣民眾反對中國的「一國兩制」。
圖/MAYSAM BIZÆR میثم بی‌زر@m_bizar

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關係錯綜複雜。中國高層一直謹慎的處理跟兩國的關係,以保持中立並進一步保護自身的經濟、政治和安全利益。每隔幾年,北京就會在波斯灣地區發起外交攻勢,這引發觀察人士的猜測,即中國在烏沙地阿拉伯與伊朗的爭端中偏袒一方。儘管中國與這兩個國家保持著密切關係,但沙烏地阿拉伯近年來已成為北京在該地區的主要戰略夥伴之一。

儘管北京一直努力要置身於波斯灣紛爭之外。然而,挑戰在於,向一方提供好處就會是另一方的壞處,例如沙烏地阿拉伯可能會斥資 40 億美元購買中國國防設備。為避免讓德黑蘭或利雅德有偏袒的印象,中國在外交接觸和軍事合作中積極奉行對等政策。例如,2016 年,習近平分別在數週內跟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簽署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協議。在 2017 年和 2019 年,北京分別與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舉行了軍事演習,間隔僅幾週,以避免傳遞錯誤訊息。

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也都會針對中國跟對方的往來發出「擔憂」的警告訊息。例如 2021 年沙烏地阿拉伯官員對中國與德黑蘭簽訂的 25 年協議表達了擔憂。不過,習近平 2022 年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後,伊朗負責亞太事務的副外長於 12 月 12 日則是罕見地「召見」中國駐伊朗大使表示抗議。雖說中國在中東地區的平衡並不完美,但由於過去十年中國跟兩國之間建立的牢固的經濟關係,當德黑蘭或利雅德提出不滿時,這樣的關係是中國在中東外交失誤後能再度彌補的關鍵。

但現今的問題仍然是,中國 12 月的外交動作積極地親向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這是意味著中國只是暫時要將鐘擺從伊朗轉向沙烏地阿拉伯,還是要更親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家》(The Diplomat)的作家 Jesse Marks 認為,中國比較可能只是暫時轉向親沙烏地阿拉伯。由於跟沙烏地阿拉伯加深關係的直接好處以及伊朗目前的國內政局,沙烏地阿拉伯和更廣泛的波斯灣合作理事會可能是中國官員近期的地緣政治優先事項。

習近平出訪波斯灣國家,成功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升級兩國關係
圖/Foreign [email protected]

中國越來越青睞可預測、穩定和高回報的投資。北京與利雅德的經濟、投資和能源關係在過去兩年中是有限的風險但產生顯著的收益。與此同時,伊朗並沒有在短期內為中國投資者帶來這樣的收益。在伊朗的中國企業仍擔心美國制裁的風險。此外,伊朗在新核子協議談判缺乏進展,導致北京與德黑蘭之間的 4,000 億美元協議也被擱置。但這是意料之中的,因為北京和德黑蘭的戰略合作路線圖有 25 年,而沙烏地阿拉伯只有 5 年。對中國而言,跟伊朗的伙伴關係是一場戰略耐力比賽,需要長期廣泛的外交策略。

北京在習近平訪問之後採取的下一步行動可能主要是在向伊朗保證中國的中立性,並表明兩國關係的對等,這種策略也會遵循熟悉的模式。首先,中國將向德黑蘭派遣一名高級官員,以表明在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競爭關係中的中立立場,並強調中國一貫的不干涉政策。然後,北京將透過謹慎的外交方式與兩國進行溝通,以防止跟伊朗的嫌隙進一步升級,同時還要避免讓波斯灣合作理事會方面有關係退化的印象。雖然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親自訪問伊朗,但最近伊朗反中國跟波斯灣合作理事會的聯合聲明可能需要中國更高層級官員出馬,甚至可能要習近平的一通電話。

中國會繼續深化跟德黑蘭和利雅德的關係,同時還希望能在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長年的競爭中置身事外。然而,它與沙烏地阿拉伯、波斯灣合作理事會和更廣泛的阿拉伯世界與日聚增的經貿往來也正在對伊朗施加壓力。從德黑蘭的角度來看,沙中關係的強化為沙烏地阿拉伯提供的盡是優勢,同時不利於伊朗追求國際合法性。另一方面,對中國來說,如果不恢復外交平衡,這有可能影響中國自身在波斯灣地區的利益。 

參考來源:
2022/12/14 The Diplomat Can China Continue to Balance Between Saudi Arabia and Iran?
2022/12/14 Bloomberg China Sends Official Xi Sidelined to Visit Protest-Hit Iran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