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日本的千人計畫(一):中國簡直是個樂園

中國自 2008 年開始招收海外優秀學者、技術人員的「千人計畫」,是在中國 200 多個大大小小招收人才的計畫當中較大的一個。在美國有參與計畫的研究員被陸續揭露出有間諜嫌疑,是為了竊取智慧財產所進行的計畫。

而這個千人計畫同樣也有招募到日本研究員。前陣子在日本鬧得沸沸揚揚的學術會議,牽扯出這樣的案外案。自民黨稅制調查會長甘利明指稱學術會議與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之間有學術交流的備忘錄(’15),當中成員透過千人計畫協助中國做軍事研究。透過網路媒體、電視評論節目的傳播,導致學術會議成員受到相當大的抨擊,甚至被罵「間諜」、「賣國賊」。另一方面,在 2020 年 10 月 22 日上午的政府記者會,面對產經新聞記者關於千人計畫的提問,官房長官加藤勝信表示知道國內外有各式報導和議論,政府會持續保持高度關心,關注相關動向。

接下來我們透過《週刊新潮》採訪千人計畫參與成員和其他新聞等資料的整理,來看看日本學者們到底在中國做些什麼,以及他們在想什麼。

日本學者的心聲

中國簡直是個樂園

《週刊新潮》根據中國教育機關、論文等情報,找出和千人計畫有關的日本研究員,從 2020 年 7 月開始嘗試聯絡,但是好幾次向奈米機器人、仿生機器人系統權威的日本學術會議前會員名城大學教授福田敏男要求採訪,都沒有收到回應。

在不少研究員選擇噤聲的情況下,研究物理學的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土井正男接受了《週刊新潮》的採訪。

土井教授目前在中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軟物質物理學。他在 9 年前被請到北京的理論物理學研究所講課,當時認識的中國教師邀請他參與千人計畫。土井將論文列表送出後,即收到中國政府的招聘。順帶一提,土井教授曾經是學術會議的連攜會員。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直屬於中國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國防科工局)。國防科工局的職責包括研究擬定國防科技工業的政策和法規;組織國防科技工業的結構、布局、能力調整;擬定核、航天、航空、船舶、兵器工業的產業和技術政策、發展規劃等等。

土井教授在接受訪問時已 72 歲,他表示在東大最多只能得到名譽教授這樣的頭銜,但在北京的大學會提供跟東大一樣的職位,待遇也給的稍微多一些。平常不僅不需要講課,而且也有提供競爭性研究經費像是日本公家單位發的科學研究費。土井教授喜不自禁的說在日本大家會汲汲營營的想方設法取得研究費,但在中國因為他不會用中文書寫,所以副教授會代替他處理申請資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樂園,不用處理那些麻煩事還可以沉浸在學問當中他覺得真的很幸福。

但是土井教授所待的大學相當於是日本的防衛大學,週刊記者接著就問他該學校對軍事研究相當興盛,不擔心自己的研究被拿去用做不好的用途嗎?

土井教授:「是說日本有那樣的技術嗎?美國和日本認為自己在技術上相當進步,中國是間諜會去竊取技術這種想法根本是錯的。」

土井教授沒有絲毫憂心,但這應該就是中國的目的,讓學者們自由研究,再抽取對中國有利的成果。

日本東京大學(圖/pixabay)

豐厚的獎賞

從美國方面的報導得知千人計畫要求參加的科研人員就算用偷的也要把外國的高科技技術拿到手,且要活用在中國軍事、經濟方面。特別針對外國科研人員命令他們不准對外提及有關計畫的任何事。甚至據說有直接記載在中共和科研人員訂立的契約書上。

研究員實際到了中國,他們被要求在大學等研究單位成立「影子實驗室(shadow labs)」,完全複製在美國的研究室的環境,也要求提供給中國無法自行產出的高知識產權。

這些行為被以「學術間諜」逮捕的風險很高,但是相對的報酬也很豐厚,在之前的報導中提到的哈佛教授從中國獲得超過 150 萬美元( 4 千多萬台幣)的補助。

國際記者山田敏弘說:「以美國人來說,這是他們本業的年薪的 3、4 倍。」

那日本的研究員們呢?

登上期刊有獎金

在中國排名前 10 的浙江大學研究靈長類基因現年 43 歲的年輕學者高畑亨教授提到獲選千人計畫被要求的業績目標相當嚴格。

他表示必須提出論文的壓力非常大。以他自己為例,他得到的研究費只有 5 年份,之後在中國如果不申請企業或各省的計畫的話就是 0 研究費了。

但是如果論文登上了《自然》(Nature)、《科學》(Science)期刊的話,大概會有 1500 萬日圓(人民幣 100 萬;台幣 400 多萬)左右的獎金。雖然他還沒有領過,大學教授之間薪水的多寡就差在這裡。

頂級科學期刊《自然》(Nature)
(圖/ESO:M. Kornmesser/CC BY 4.0)

中國會這麼拚命發論文刊登獎金是因為習近平國家主席說要成為科學大國,為了面子也要達成論文刊登數世界第一的目標。就算是外國人所寫的論文,也要使用中國的研究所或大學的名義發表。而美國、日本的學者認為只要自己的研究成果能變成論文就好,至於是由哪個國家發表,他們並不是很在意。

高畑教授也提到其實薪資不是非常高,大約落在日本國公立大學準教授的水準,平均年收約落在 700 萬日圓(約 200 萬台幣)。

高畑教授在 5 年前入選浙江省的千人計畫時候就給了他 1500 萬日圓,和 5 年份的研究室營運資金 5000 萬日圓,但是也不是可以隨便花的,購置 MRI 等研究用的設備和秘書的薪水也都是從這筆錢出。

包含高畑在內的年輕研究員真正的心聲是如果可以他們其實想留在日本。不是因為薪水、研究費比較多才去中國,是「因為在日本做研究沒有地方去,所以只能去中國」。

拜金主義是假造數據的溫床

現年 72 歲專門研究動物行為生態學、以蟎研究著名的北海道大學名譽教授齋藤裕教授,被招聘到中國福建農業科學院。

齋藤教授說:「薪水加上退休金基本上生活不成困難。除此之外,在通過千人計畫的時候有拿到一點獎賞,還有 3 年 2100 萬日圓的研究費,在這個領域算是很不錯的金額。住宿費用也是對方會出周末會住星級飯店。在日本說是名譽教授但不過就是個頭銜,沒有薪水也沒有研究室,我就覺得在中國做研究好像也不錯。」齋藤教授參加千人計畫是在 2013 – 2016 這 3 年,現在已經回到日本。

齋藤教授進一步說:「福建是香菇有名的產地,那年香菇長得不如預期。想說是不是竹林裡的蟎類導致的,所以就以專家身分被邀請。千人計畫的手續是當地的大學幫我處理的。結果來說有找到原因的葉蟎解決問題而有幫上忙。」

齋藤回憶起當時看到中國大學教育中陰暗的一面,他說:「當地的學生非常拚命要拿到論文刊登在一流期刊《自然》(Natural)的 1000 萬日圓左右的獎金。因為這樣不時會看到論文中的數據有明顯奇怪的地方。我會套他們的話揭穿他們。拜金主義會變成假造數據的溫床,我覺得這點不太好。」

學生的報恩

現年 69 歲同樣參與千人計畫成為長春理工大學特聘教授的富江敏尚表示:「在產業技術總合研究所教書的時候學生裡面有中國人。他回到母國有自己的研究室之後跟我說等老師退休之後想要迎接老師過來。中國好像有尊師的文化,所以應該是想要報恩吧。到了要退休的時候,剛好就提到有千人計畫這樣的制度,想說自己的知識或經驗可以幫得上忙就離開日本了。在中國的大學進行指導與支援提升學生的研究室水準。」

研究環境不如過往

實際聽到參與從世界中竊取技術的千人計畫的日本人說到「一本論文 1500 萬日圓(約人民幣 100 萬)」可以了解到中國對科學技術投注的金額在位數上就不一樣了。其中還有人為了獲取獎金而假造數據。

這些來自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接受日本最高學府的教育,將要擔起日本自然科學界未來的研究人員,怎麼會出走中國呢?

來自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接受日本最高學府的教育,將要擔起日本自然科學界未來的研究人員,怎麼會出走中國呢?
(圖/東京大學)

在日本沒有地方去

到中國參與千人計畫 70 幾歲的前大阪大學教授以匿名為條件接受《週刊新潮》記者採訪,他說:「不是我自己舉手說要參加的,是因為 8 年前受到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當學院長的朋友邀請。他跟我說會準備一個相當於研究部門領導的職位給我,希望我務必要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是中國進行軍事研究的「國防七校」之一,也被選為中國的重點大學。而這位教授曾經也是研究核子物理的智庫成員。記者問他不擔心研究成果會被轉作軍事用途嗎?

這位教授說:「我自己是研究基礎科學的,而且論文是公開給全世界的所以我並不擔心。武漢肺炎之前我是過著隔兩周往返中國和日本的生活,不過單趟只需要兩個半小時也沒感到不方便。我在中國也是超過退休年齡,但是他們希望我留下來所以才能持續待這麼久。我有找日本年輕研究員過來中國,他們就算待在日本也找不到工作。為了培養後輩,是在無奈之下才來這裡。」

還要再回武漢

現年 68 歲的電子束機能化學專家大阪大學產業科學研究所名譽教授真嶋哲朗提到:「其他大學或其他人我不確定,我在 2018 年 3 月從阪大退休,成為名譽教授兼招聘教授。但是是無給職,立場上跟校外人士是一樣的。」

真嶋教授的專長是電子束機能化學,如果想要進行新的研究,需要開發各式各樣的實驗機器以配合研究進度。他說作為名譽教授、招聘教授在進行研究時也有限制。

在他退休之後,有幾個來自國外的邀約,其中有一個是來自在中國華中科學技術大學的副教授,那是他在阪大教書時的學生,那位中國學生推薦真嶋教授申請千人計畫。選上之後中國政府會發被稱為「R 字簽證」10 年效期的特殊簽證給那些高度專業人才。

真嶋教授所在的華中科學技術大學是僅次於頂大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之後排名前 10 的大學。很巧的正好就是位於武漢肺炎的發源地湖北省武漢。

真嶋教授剛好在全境(包括機場)封鎖前在春節期間休假時回到日本,他提到他所待的大學在 2 月初有大概 3 位教授因為武漢肺炎而離世。現在他在日本透過網路會議、電子郵件和當地的學生交流也持續進行研究。

一度面臨生命危險的真嶋教授預計在出入境限制鬆綁之後,說他還要再回武漢。他說:「武漢肺炎爆發之前,關西機場有直飛武漢的飛機,一年會回日本 5、6 次。」他覺得很像在日本國內工作只是居住地離得比較遠而已。

真嶋教授說:「在中國是住在宿舍,大學裡面住了學生、教職員大約 8 萬人,生活中需要的東西都能在大學裡找到,然後大學裡的餐廳和運動、文化設施是開放給所有人使用,氣氛感覺很和睦、和諧。不過薪水沒有特別高,中國大學教授的薪水跟日本比起來基本上都比較低,但是如果研究做出成果,可以得到獎金,所以在同一間大學的教授年薪可以相差數十倍,競爭非常激烈。」

在日本只能做短期間取得成果的研究

現年 66 歲東大名譽教授,在參與千人計畫也成為中國頂大清華大學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教授的二木昭人氏這樣說:「優秀的人才必須在日本盡早找到安定的工作。我年輕的時候,國公立大學的教師被稱為教官是屬於公務員,退休之前都受到保證。但是在國立大學法人化之後當初到職時的約定在形式上被當成了廢紙。現在被迫一再重複做短期間就能取得成果的研究,變得很難坐下來好好做深入的研究。」

在日本,學術會議基於科學家們不願重蹈覆轍,為了避免再次讓科學研究為軍事服務而導致難以挽回的後果,認為科學家不應該進行軍事相關研究;目前可以從網路搜尋到參與千人計畫的 50 位日本人當中有將近 1/5 是和學術會議相關的學者。BuzzFeed 訪問日本學術會議與中國民間組織簽立備忘錄時的前會長大西隆表示備忘錄是敦親睦鄰的結果,就和日中友好條約一樣。而 BuzzFeed 認為甘利明要為沒有附上直接證據就指稱學術會議積極為中國提供軍事研究一事道歉,而後甘利明修正說詞「看起來有間接協助」。不過退一步說學術會議並沒有積極主導、獎勵成員提供中國軍事研究的協助,但是能肯定地說在高舉「軍民融合」戰略的中國,這些來自日本研究員的成果不會流用於中國軍事發展嗎?

下一篇我們將透過整理對諾貝爾獎得主、學術界人士等的說法,來看看日本學界發生什麼事,為何會讓中國有機可乘呢?中國在日本的千人計畫(二):日本學術界發生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
2020/01/29 哈佛化學系主任 被美國司法部指控收受中國資金
2020/05/17 美國華裔醫學主任詐欺上億被FBI逮捕 參與中國「千人計畫」
2020/08/26 中資大舉入侵 美國教育部調查哈佛大學與耶魯大學

參考新聞來源:
2020/10/22 産経 加藤長官「高い関心で動向注視」 中国・千人計画
2020/10/22 デイリー新潮 中国「千人計画」で日本の技術が盗まれる 参加の東大名誉教授が告白「中国は楽園」
2020/10/29 週刊新潮 「本当は日本で働きたい…」中国「千人計画」参加者の本音 ノーベル賞・本庶教授も日本の現状に警鐘
2020/10/29 週刊新潮 中国「千人計画」参加者が明かす“拝金主義” 論文ボーナスは1500万円、データ捏造に走る者も
2020/11/05 週刊新潮 日本の「人口あたり論文数」が先進国で最下位に 研究者が中国に向かう背景とは
2020/10/13 BuzzFeed 「適切でないとしたら…」自民・甘利議員、学術会議の「千人計画」めぐるブログ書き換えを釈明

Tagged: